因為有對手存在日本的北海道出產一種味道珍奇的鰻魚,海邊漁村的許多漁民都以捕撈鰻魚為生。鰻魚的生命非常脆弱,只要一離開深海區,要不了半天就會全部死亡。奇怪的是有一位老漁民天天出海捕撈鰻魚,返回岸邊後,他的鰻魚總是活蹦亂跳的。而其他幾家捕撈鰻魚的漁戶,無論如何處置捕撈到的鰻魚,回港後都全是死的。 由於鮮活的鰻魚價格要比死亡的鰻魚幾乎貴出一倍以上,所以沒幾年功夫,老漁民一家便成了遠近聞名的富翁。周圍的漁民做著同樣的營生,卻一直只能維持簡單的溫飽。 老漁民在臨終之時,把秘訣傳授給了兒子。原來,老漁民使鰻魚不死的秘訣,就是在整倉的鰻魚中,放進幾條叫狗魚的雜魚。 鰻魚與狗魚非但不是同類,還是出名「對頭」。幾條勢單力薄的狗魚遇到成倉的對手,便驚結婚慌地在鰻魚堆裡四處亂竄,這樣一來,反而倒把滿滿一船倉死氣沉沉的鰻魚全給擊活了。 加州的《動物保護》雜誌也介紹過一則類似的故事: 在秘魯的國家級森林公園,生活著一隻年輕美洲虎。由於美洲虎是一種瀕臨滅絕的珍稀動物,全世界現在僅存十七隻,所以為了很好地保護這隻珍稀的老虎,秘魯人在公園中專門闢出了一塊近二十平方公里的森林作為虎園,還精心設計和建蓋了豪華的虎房,好讓它自由自在地生活。 虎園裡森林藏密,百草芳菲,溝壑縱橫,流水潺潺,並有成群人工飼養的牛、羊、鹿、兔供老虎盡情享用。凡是到過虎園參觀的遊人都說,如此美妙的環境,真是美洲虎生活的天堂。 然而,讓人感到奇怪的是,從沒人看見美洲虎去捕捉那些專門為牠預備的「活食」。從沒人見牠王者之氣十足地縱買屋網橫於雄山大川,嘯傲於莽莽叢林。甚至未見牠像模像樣地吼上幾嗓子。 人們常看到牠整天待在裝有空調的虎房裡,或打盹兒,或耷拉著腦袋,睡了吃吃了睡,無精打采。 有人說牠大約是太孤獨了,若有個伴兒,或許會好些。於是政府又通過外交途徑,從哥倫比亞租來一隻母虎與牠做伴,但結果還是老樣子。 一天,一位動物行為學家到森林公園來參觀,見到美洲虎那副懶洋洋的樣兒,便對管理員說,老虎是森林之王,在牠所生活的環境中,不能只放上一群整天只知道吃草,不知道獵殺的動物。這麼大的一片虎園,即使不放進去幾隻狼,至少也應放上兩隻豹狗,否則,美洲虎無論如何也提不起精神。 管理員們聽從了動物行為學家的意見,不久便從別的動物園引進了幾隻美洲豹投放進了虎園。 這一招果然奏效,自新成屋從美洲豹進了虎園的那天,這隻美洲虎就再也躺不住了。牠每天不是站在高高的山頂憤怒地咆哮,就是有如颶風般俯衝下山崗,或者在叢林的邊緣地帶警覺地巡視和遊蕩。老虎那種剛烈威猛、霸氣十足的本性被重新喚醒。牠又成了一隻真正的老虎,成了這片廣闊的虎園裡真正意義上的森林之王。 一種動物如果沒有對手,就會變得死氣沉沉。同樣的,一個人如果沒有對手,那他就會甘於平庸,養成惰性,最終導致庸碌無為。一個群體如果沒有對手,就會因為相互的依賴和潛移默化而喪失活力,喪失生機。 一個政體如果沒有了對手,就會逐步走向懈怠,甚至走向腐敗和墮落。 一個行業如果沒有了對手,就會喪失進取的意志,就會因為安於現狀而逐步走向衰亡。 鰻魚因為有了狗魚這樣的對手,才長久地保持著生命的酒店兼職鮮活。美洲虎因為有了美洲豹這樣的對手,才重新找了回逝去的光榮。 有了對手,才有危機感,才會有競爭力。有了對手,你便不得不奮發圖強,不得不革故鼎新,不得不銳意進取。否則就只有等著被吞併,被替代,被淘汰。 許多的人都把對手視為是心腹大患,是異己,是眼中釘,肉中刺,恨不得馬上除之而後快。其實只要反過來仔細一想,便會發現擁有一個強勁的對手,反而倒是一種福份,一種造化。因為一個強勁的對手,會讓你時刻有種危機四伏感,它會激發起你更加旺盛的精神和鬥志。善待你的對手吧?千萬別把他當成「敵人」,而應該把他當作是你的一劑強心針,一台推進器,一個加力檔,一條警策鞭。 善待你的對手吧,因為他的存在,你才會永遠是一條鮮活的「鰻魚」,你才會永遠做一隻威風凜凜住商房屋的「美洲日本的北海道出產一種味道珍奇的鰻魚,海邊漁村的許多漁民都以捕撈鰻魚為生。鰻魚的生命非常脆弱,只要一離開深海區,要不了半天就會全部死亡。 奇怪的是有一位老漁民天天出海捕撈鰻魚,返回岸邊後,他的鰻魚總是活蹦亂跳的。而其他幾家捕撈鰻魚的漁戶,無論如何處置捕撈到的鰻魚,回港後都全是死的。 由於鮮活的鰻魚價格要比死亡的鰻魚幾乎貴出一倍以上,所以沒幾年功夫,老漁民一家便成了遠近聞名的富翁。周圍的漁民做著同樣的營生,卻一直只能維持簡單的溫飽。 老漁民在臨終之時,把秘訣傳授給了兒子。原來,老漁民使鰻魚不死的秘訣,就是在整倉的鰻魚中,放進幾條叫狗魚的雜魚。 鰻魚與狗魚非但不是同類,還是出名「對頭」。幾條勢單力薄的狗魚遇到成倉的對手,便驚慌地租屋在鰻魚堆裡四處亂竄,這樣一來,反而倒把滿滿一船倉死氣沉沉的鰻魚全給擊活了。 加州的《動物保護》雜誌也介紹過一則類似的故事: 在秘魯的國家級森林公園,生活著一隻年輕美洲虎。由於美洲虎是一種瀕臨滅絕的珍稀動物,全世界現在僅存十七隻,所以為了很好地保護這隻珍稀的老虎,秘魯人在公園中專門闢出了一塊近二十平方公里的森林作為虎園,還精心設計和建蓋了豪華的虎房,好讓它自由自在地生活。 虎園裡森林藏密,百草芳菲,溝壑縱橫,流水潺潺,並有成群人工飼養的牛、羊、鹿、兔供老虎盡情享用。凡是到過虎園參觀的遊人都說,如此美妙的環境,真是美洲虎生活的天堂。 然而,讓人感到奇怪的是,從沒人看見美洲虎去捕捉那些專門為牠預備的「活食」。從沒人見牠王者之氣十足地縱橫於會場佈置雄山大川,嘯傲於莽莽叢林。甚至未見牠像模像樣地吼上幾嗓子。 人們常看到牠整天待在裝有空調的虎房裡,或打盹兒,或耷拉著腦袋,睡了吃吃了睡,無精打采。 有人說牠大約是太孤獨了,若有個伴兒,或許會好些。於是政府又通過外交途徑,從哥倫比亞租來一隻母虎與牠做伴,但結果還是老樣子。 一天,一位動物行為學家到森林公園來參觀,見到美洲虎那副懶洋洋的樣兒,便對管理員說,老虎是森林之王,在牠所生活的環境中,不能只放上一群整天只知道吃草,不知道獵殺的動物。這麼大的一片虎園,即使不放進去幾隻狼,至少也應放上兩隻豹狗,否則,美洲虎無論如何也提不起精神。 管理員們聽從了動物行為學家的意見,不久便從別的動物園引進了幾隻美洲豹投放進了虎園。 這一招果然奏效,自從美有巢氏房屋洲豹進了虎園的那天,這隻美洲虎就再也躺不住了。牠每天不是站在高高的山頂憤怒地咆哮,就是有如颶風般俯衝下山崗,或者在叢林的邊緣地帶警覺地巡視和遊蕩。老虎那種剛烈威猛、霸氣十足的本性被重新喚醒。牠又成了一隻真正的老虎,成了這片廣闊的虎園裡真正意義上的森林之王。 一種動物如果沒有對手,就會變得死氣沉沉。同樣的,一個人如果沒有對手,那他就會甘於平庸,養成惰性,最終導致庸碌無為。一個群體如果沒有對手,就會因為相互的依賴和潛移默化而喪失活力,喪失生機。 一個政體如果沒有了對手,就會逐步走向懈怠,甚至走向腐敗和墮落。 一個行業如果沒有了對手,就會喪失進取的意志,就會因為安於現狀而逐步走向衰亡。 鰻魚因為有了狗魚這樣的對手,才長久地保持著生命的鮮活房屋買賣。美洲虎因為有了美洲豹這樣的對手,才重新找了回逝去的光榮。 有了對手,才有危機感,才會有競爭力。有了對手,你便不得不奮發圖強,不得不革故鼎新,不得不銳意進取。否則就只有等著被吞併,被替代,被淘汰。 許多的人都把對手視為是心腹大患,是異己,是眼中釘,肉中刺,恨不得馬上除之而後快。其實只要反過來仔細一想,便會發現擁有一個強勁的對手,反而倒是一種福份,一種造化。因為一個強勁的對手,會讓你時刻有種危機四伏感,它會激發起你更加旺盛的精神和鬥志。善待你的對手吧?千萬別把他當成「敵人」,而應該把他當作是你的一劑強心針,一台推進器,一個加力檔,一條警策鞭。 善待你的對手吧,因為他的存在,你才會永遠是一條鮮活的「鰻魚」,你才會永遠做一隻威風凜凜的「商務中心美洲虎」。
創作者介紹

gr26grlrj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